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资讯中心
联系我们

成都市锦江区大田坎街/席草田巷15号
Email:cdhrsg@126.com
联系人:陈先生
电话:028 - 84456556
传真:028 - 84456556

世界著名社会工作理论家Hans-Uwe Otto教授访问华仁

摄影/报道 何京龙

2016913日,德国社会工作理论家Hans-Uwe Otto(汉斯-乌韦·奥托,以下简称奥托)教授应华仁邀请,特地赴中国对华仁进行为期5天的专业访问。奥托教授是德国比勒费尔德大学前任副校长和社会工作专业创始人与负责人,如今已76岁高龄,是全世界目前为止最后一位社会工作理论家,他的反思性社会工作理论70年代起对欧洲乃至全世界的社会工作影响巨大。他创办了德国最具专业性的社会工作杂志:《新实践-社会教育学/社会工作》(neue Praxis);他也是欧洲社会工作杂志的主编和创办者;德国联邦家庭、老人、妇女与青年部每四年发布一份关于儿童、青少年和家庭的调查报告,奥托教授常年以来担任该调查组专家负责人,为德国政府提供最新社会问题应对策略。

他提倡的“反思性社会工作思想,将社会工作定位为反思性职业职业化反思科学,强调社会工作的“反思性专业性”,即社会工作者需具备反思能力。该理论思想极大推动了传统社会工作向现代社会工作的转变,由此创立了社会工作领域中世界著名的比勒菲尔德学派。此外,奥托教授还受多国大学的邀请,帮助其建立现代社会工作学科,他被聘为俄罗斯莫斯科大学、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等世界著名大学的顶级教授。

张威教授于2009519日受比勒菲尔德大学邀请在该校讲学,当时张威教授在德国开姆尼茨科技大学社会工作专业执教,那是她第一次与比勒菲尔德学派的专业同行集体进行深入的专业探讨。奥托教授的这次来访,算是比勒菲尔德学派创始人对张威教授的回访。

张威教授、陈曦明主任与奥托教授通过对华仁实务工作特点的分析,讨论了现代社会工作作为一门职业在中国特殊阶段所应具备的功能、社会工作机构所需承担的任务和功能,并深入探讨了社会工作的“反思性专业性”,同时也分析了英美社会工作给中国带来了哪些优势和困惑。张威教授提出了在助人职业中,教育学、心理学以及其他相关学科应该清楚各自领域的功能,才能有效地发挥最大能力,而绝对不能以单一学科专业去应对问题。如,用单一的心理学去应对教育问题将会导致严重后果,如今已有几十位心理咨询师在寻求华仁的帮助。分析显示,这些心理咨询师在没有教育学的背景下试图去“解决”因“教育”而导致的问题,结果出现了“工作方向迷失”的现象,最终导致工作毫无进展,严重的甚至导致心理咨询师本人出现问题,而需要专业帮助。上述讨论结果将陆续发表在社会工作专业杂志。奥托教授高度赞扬了华仁的前沿性社会工作的出色成就,并决定将华仁的结构性社会工作经验列入2017年德国社会工作手册中。

最后奥托教授与华仁受助家庭进行了面对面交流和对话,对华仁理论背景和实务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此次奥托教授访问华仁,是华仁与全世界最顶级的社会工作理论家进行的思想交织与碰撞,对推动华仁的工作、推进中国社会工作理论的发展以及社会工作的中国本土化具有非凡的意义。

                                   奥托教授赞赏德国总理默克尔赠送的地球仪

陈曦明主任和张威教授向奥托教授介绍华仁的工作

 

张威教授向奥托教授介绍华仁晚班的工作

下午16点,张威教授和陈曦明主任将奥托教授迎入华仁,张威教授向奥托教授介绍华仁的工作和历史。自20131月成立以来,华仁迎来了多位国际顶级的社会工作专家和代表团来访,华仁培训了多批社会工作专业、心理学专业高级人才,并帮助了200余个孩子和他们家庭。

                       陈曦明主任和张威教授向奥托教授介绍华仁的经典案例

之后,张威教授和陈曦明主任将奥托教授引入咨询室,向奥托教授介绍华仁的经典案例。此案例中,父母对孩子有着种种期盼和美好的愿望,但父母听不到孩子内心的声音、看不到孩子的渴望,孩子长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慢慢变得压抑、怯懦、最终导致严重的人际交流障碍。经过张威教授对这个家庭48次的咨询,随着父母的逐渐改变,孩子的状况也得到了改善,慢慢建立了自信

                张威教授、陈曦明主任与奥托教授深入交流社会工作理论思想

之后,张威教授、陈曦明主任与奥托教授交流社会工作理论思想、一起梳理以德国为代表的欧洲大陆社会工作思想家的社会工作理论与思想。他们还专门讨论了汉斯·替尔施的以生活世界为本的社会工作理论思想。

                                  奥托教授与华仁受助家庭直接对话和交流

转眼间,时间到了晚上19点,华仁特地安排了华仁儿童综合素质与行为教育班的家庭与奥托教授见面,让中国家庭和奥托教授零距离接触、零距离沟通,既让奥托教授直接接触了中国的家庭,又让华仁的家长们得到“最顶级的支持、鼓励和祝福。注:华仁“儿童综合素质与行为教育班”是为了给小学生提供良好的同辈群体环境、让家长学习如何教育孩子而开设的小组,由家长和志愿者任老师,于每学期周一至周五晚上19-2030分进行。

在自我介绍之后,家长们都谈起了自己来到华仁之后的“变化。叶妈妈(化名)首先谈起了自己的“变化,叶妈妈来自重组家庭,在来到华仁之前,她对现在的丈夫有所不满,并且对自己的孩子充满怨气,对孩子的教育以打骂为主,她说感觉自己之前是生活在火炉之中;来到华仁之后,经过对华仁的怀疑、试探到逐渐信任之后,她在陈主任的帮助下,开始对自己的教育进行反思,最后以温柔和耐心的态度对待孩子,经过长时间的努力,自己的心态变得平和,孩子变得更加亲近,家庭的氛围也十分温馨。奥托教授说:“感谢您坦诚的叙述,重组家庭面临着普遍存在的诸多问题,对您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挑战,非常高兴看到您在得到关于教育的知识后,通过华仁的专业帮助,建立起自己的反思能力,让自己的家庭情况发生了好转和改变

接下来,白妈妈(化名)开始谈起自己家的变化。白妈妈说,在她的记忆中,小时候每天都会挨打,在这样的环境中她学会了也以这样的方式对待自己的孩子,这造成了孩子非常恐惧自己。在白妈妈和孩子来到华仁之后,经过华仁一年半的帮助,白妈妈逐渐不再打孩子,有事情先与孩子沟通、以温柔的态度对待孩子,在第一个孩子得到帮助以后,现在她把自己第二个孩子也送到了华仁。奥托教授说,在家庭教育中,家长与孩子的情感交流是至关重要的,而且家长在与孩子的沟通中学到东西而改变自己是非常关键的事情,如果孩子能够发现家长在逐渐改变自己,这是非常不得了的事,而这在你身上发生了,这非常值得祝贺;白妈妈13岁的女儿在德国的话这已经是孩子进入青春期的年纪了,青春期对孩子来说是非常关键的发展时期,如果这个时候,家庭对孩子产生了正面的影响的话,孩子将进入正面去发展,如果家庭对孩子产生了负面的影响的话,孩子将受到父母以外的人影响,孩子受到的影响不再以家庭教育为主了,是以外界的影响为主了;如果我们要教育孩子,就需要先家长们自己先改变,如果家长自己都不具备某些能力,而要求孩子具备这些能力是不现实的。

接着,兰妈妈(化名)说自己来到华仁已经一年,改变最大是自己。因为自己工作压力大,对待孩子简单粗暴,来到华仁之后,第一次听到教育关系纽带这个词,在自己忍不住将要对孩子发脾气、在自己怎么说孩子都不听的时候,其实是自己和孩子之间的教育关系纽带断了,这时候说什么都没用。最让兰妈妈感触的是,自己对孩子的某些要求是自己做不到的、孩子的某些问题是由于自己身上的问题造成的,希望未来能改变自己,去影响孩子。奥托教授说,自己对兰妈妈的讲述非常感动,兰妈妈作为成年人,仍在不断寻找自己,我在兰妈妈身上看到了巨大能量(在欧洲,家长往往做不到为孩子改变自己);在对孩子的教育中,充满爱的教育是非常重要的,孩子在家庭中得到的教育氛围,越是充满了爱,越是宽容、越是自由,孩子的能力会愈加强大,相反越是强迫、压制,孩子的能力越受到限制。

奥托教授最后再次感谢家长们非常坦率的讲出自己的故事,非常感概这个这个家庭小组能够这么紧密的工作,他相信只要沿着现在的道路走下去就能预见到最后美好的结果,并对家长和孩子们表示祝福。

                                                    奥托教授与大家合影

最后,奥托教授、陈曦明主任、张威教授与家长们在愉快的笑声中合影,结束了今天的访问。

奥托教授对华仁的访问,是对华仁的认可和推动。奥托教授的此次参访,既对华仁的结构性工作大有裨益,他也对华仁的专业工作表达了认可和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