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联系我们

成都市锦江区大田坎街/席草田巷15号
Email:cdhrsg@126.com
联系人:陈先生
电话:028 - 84456556
传真:028 - 84456556

家庭咨询

家庭咨询在社会工作领域中属于“社会工作咨询”。社会工作咨询又属于典型的“来模式”,即服务对象有需求时,主动找上门寻求服务。但在中国,因为“社会工作咨询”一词对大多数人来说非常陌生,有些人只知道“心理咨询”,而且大家一想到“心理咨询”就认为是“有病的人”才会找心理医生,因此大多人会有抵触心理。虽然“社会工作咨询”与“心理咨询”不完全等同(二者在深度上相似,但在宽度上:社会工作咨询员所考虑的因素会更多一些,如日常生活状况),但期望大家主动找上门,在中国是很不现实的。因为社会工作还没有成为一种职业,老百姓一是不知道有社工会帮他们忙,二是即便知道了,碍于面子,很多人也没有求助的习惯和意愿,中国人大多喜欢在亲戚朋友熟人同学圈里寻求帮助。因此等候服务对象上门,在中国行不通。但从另一方面讲,没有主动求助,不等于他们没有困惑和不需要帮助,因此,如何用一种灵活有效的方式,使服务对象主动求助并得到帮助,就显得非常重要。

华仁咨询员在为家庭咨询

我们机构是这样操作的:首先我们选择距离华仁最近的聚星小学(与本机构仅一个马路之隔),与校长和老师联系,介绍本机构的性质和服务功能,尤其是我们提供免费的专业服务项目。在当今大多人瞄准小学校目的是为了兜售图书或开设收费辅导班的背景之下,通过我们的实际行动,聚星小学最终对我们产生了充分的信任和尊重,并主动提出让我们为小学生的家长开设家庭教育讲座。在几个“家长开放日”中,机构为家长开设的讲座,受到家长们的极大欢迎,因为从没有人从“学校教育”以外的角度,向他们介绍过“社会教育学”的理念和思想、以及家庭教育的真正内涵。第一,讲座中所提到的“家庭环境”和“儿童成长”之间关系的主题直击家长所关心的要害;第二,他们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专业社会工作机构,非常认可本机构的专业能力;第三,他们也从来没有听说过,专业的服务是可以免费的。因为符合他们的需求、机构具备专业能力、服务又是免费,因此大多数家长在讲座之后迫不及待地提出需要得到我们的帮助。大多数家长很快填写了社会工作咨询预约表。本机构在几天以内将预约的家长分配给各个咨询员。

除了这种方式外,在机构开展家庭咨询工作一个月后,有些家长听其他家长介绍或通过学校介绍主动找到我们,这些家长和家庭大多是在寻求了众多非正式帮助后依然感到无能为力,才找到我们的,因此,这些家庭的问题往往是已经积累了较长的时间,并且已对家庭及其个人的日常生活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和障碍。

以上是本机构获得服务对象以及了解其需求的途径。我们不提倡在社区居民区宣传、招募、甚至拿着调查问卷挨个询问的做法,这样做既花钱又花精力,且效果会很差。我们提倡简单、有效、快捷、主动、使人信服的方式,而绝非被动地“兜售”。

在获得服务对象的同时,华仁中心对即将上岗的所有咨询员进行上岗前培训。“岗前培训”内容主要包括以下几方面:“社会教育学”的理念与思想、华仁中心所提供的服务项目有哪些功能和目的、咨询员所应具备的责任心、专业知识和实践能力、工作过程中可能遇到哪些障碍和困难以及如何应对、工作过程中的常规注意事项等等。

华仁咨询员为家庭咨询

社会工作咨询是社会工作领域中最核心的一种工作形式和实务领域,它对咨询员的专业要求非常之高,在西方国家,通常需要作为社工工作多年并经过考核才有资格做社会工作咨询员。因此,除“岗前培训”之外,本机构要求所有咨询员必须经过张威教授的严格培训才能承担社会工作咨询这一工作,比如选修张威教授在四川大学开设的“咨询心理技术”课程。

咨询员与服务对象单独预约咨询时间,星期一到星期天均可,大多咨询会谈被预约在星期五和周末。咨询地点在华仁社会工作发展中心(办公室、图书阅览室或教室)。

如前所述,咨询形式较为灵活多样。根据服务对象的具体情况和需求,可以自由组合各种咨询形式:比如只面对孩子的咨询为“儿童心理辅导”,只为家长提供的咨询为“家庭教育咨询”,只为夫妻进行的咨询为“婚姻咨询”,为家长和孩子一起(甚至一家三代)提供的咨询为真正意义上的“家庭咨询”。在我们的咨询工作中,我们发现,单单面对某一群体的某一种咨询,在咨询效果上会局限很大,因此我们会根据情况,采取各种不同的咨询形式、将其灵活搭配。因此,为了便于命名,我们将这些不同形成的咨询统称为“家庭咨询”。但不同的咨询案例在形式上会各有偏重。

本机构要求咨询员与服务对象进行大约4-6次咨询(平均5次)。通常每星期举行一次会谈,也可以根据具体情况两星期一次或更长时间一次。根据我们的经验,咨询的总次数会根据服务对象的情况各有不同,有些服务对象经过一次咨询后就感觉对其有所帮助,不需要再来咨询了;也有些服务对象需要多次咨询,而且希望咨询员能长期帮助他本人或其他家庭成员。无论咨询总次数多少,对于本机构来讲,几个重要的工作原则是:咨询员温暖、真诚、尊重和接纳的态度与人格、考虑服务对象看待问题和处理问题的角度、激发服务对象自身的潜力和能量,而不是替他“出主意”“提建议”,更不是“替他解决问题”。咨询员在此所提供的咨询服务完全区别于日常咨询、是专业性社会工作咨询。

这种专业社会工作咨询所依据的理论模式非常多样,并来自多个学科:如来自哲学的现象学、存在主义、建构主义、后现代主义思想;来自社会学的角色理论、社会生态理论、系统理论;来自心理学的行为主义心理学模式、心理动力模式、人文主义心理学模式、各种流派的家庭咨询和家庭治疗模式(如米兰学派、海德堡学派、萨提亚模式等);来自教育学的各种教育学理论和思想等等。

但是,本机构区别于其他机构的最大之处在于:本机构提倡采取一种跨理论、跨方法的工作模式,即不是僵硬地套用某一种理论,而是在不同问题、不同案主、不同时间、不同地点、不同情景下灵活反思地应对各种情况,甚至,本机构向工作人员不断地强调:在工作过程中,所谓的“方法”“模式”并不应处于工作的核心位置,相反,处于整个工作核心位置的,不应是使用什么“模式”或“方法”和怎么使用,而是应时刻关注:服务对象的生活世界如何? 他们有着怎样的感受和需求? 服务对象与专业工作者之间的专业关系状态如何? 随着工作的进展,双方之间的关系是否发生了变化? 这种变化对社工和服务对象意味着什么? 这也是本机构的模式特点之一,即在社会工作基础理论的指导下,提倡“反思性社会工作”。

在咨询员的咨询工作进行到中期或后期时,咨询员会有许多疑问,有些咨询员期待与同事或负责人进行讨论,这时,机构会根据具体情况,安排小组督导,即由督导员和几个咨询员组成的督导形式。本机构所进行的督导是真正意义上的督导,而不只是“技术性支持和指导”,更不是“行政性监督”。据了解,中国大陆有些地方的“督导”(比如深圳社区服务中心的4+2模式),完全演变成了“行政监督”,失去了督导原本的意义,成为一种严重阻碍专业社会工作者主动性的障碍和负担。本机构将在2013年9月至10月专门邀请德国社会工作和督导专家Belardi教授到机构进行社会工作督导培训,德国社会工作督导的理论水平与职业化程度在全世界最为领先,该次培训将是国内社会工作领域所进行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督导培训。

本机构要求每个咨询员认真填写咨询会谈记录,该工作并非简单的文字记录,而是让咨询员对自己的工作进行回顾、反思和总结。社会工作咨询对咨询员的反思能力要求非常高,不具备反思能力的咨询往往是失败或无效的咨询。因此本机构向咨询员一再强调:反思要贯穿于工作的前中后整个过程中。在整个咨询过程结束后,咨询员要做咨询总结,其中包括咨询对象对整个咨询的感受和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