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资讯中心
联系我们

成都市锦江区大田坎街/席草田巷15号
Email:cdhrsg@126.com
联系人:陈先生
电话:028 - 84456556
传真:028 - 84456556

与来自瑞典和丹麦的教授展开社会工作专业研讨会

 2013315日,为了更好地筹备成都市锦江区华仁社会工作发展中心的成立,本中心理事长 - 四川大学特聘德籍社会工作专业教授张威(Prof. Dr. Wei Zhang)特邀瑞典同行-著名的社会工作评估学家Prof. Dr. Evert Vedung韦东教授和四川大学公共管理学院丹麦籍博士副研究员Dr. Jesper Schlaeger(施雷格博士),与中心主任陈曦明先生一起,分析和讨论了中国社会工作理论建设的构想成都社会工作的现状华仁社会工作发展中心的意义,以及目前中国社会工作教育,社会工作实践和社会工作科学方面的现状

    Prof. Dr. Wei Zhang女士邀请两位同行在家研讨,Prof. Dr. Evert Vedung已年过七旬,但他的专业精神令人敬佩。一进家门,直接将笔记本从公文包中取出,开门见山地直接引入正题。韦东教授此次来华之行的目的就是要与四川大学的社会工作专业取得联系,并寻找合适的社会工作机构进行合作。他说:我是瑞典派来的信使,能与张威这样的教授做专业交流是荣幸,这种交流的开始就注定一切都会顺利!

在张威教授家中研讨社会工作专业问题和洽谈与瑞典的合作

    在研讨会上,Prof. Dr. Wei Zhang 向两位同行介绍了中国自八十年代以来社会工作专业发展的情况:

    因为社会工作在改革开放以前没有这个专业,因此师资力量非常薄弱。没有专业出身的专业老师,老师来自社会学,哲学,心理学,英语等专业。第一批专业师资力量是香港理工大学和北京大学联合开办的硕士培训班,其成员全部为国内各大学社会工作专业的教师或系主任。培训在香港理工大学进行,在培训工作进行了5年后,资助方德国的米索尔基金会委托张威教授博士从德国飞往香港和北京,做此培训项目的评估。在教材方面,起初是生硬地翻译来自英美的专业书。在多年后,中国教师开始自行地研究并写书。但是因为历史和传统原因,英美在社会工作领域几乎没有对本专业理论的研究,主要拘泥于实用主义的理论,如心理学理论。这一点与欧洲大陆截然相反,尤其德国在社会工作专业理论方面的研究特别领先。

    在社会工作领域摸索多年以后,中国国内的学者开始感觉困惑了。他们觉得这个专业领域似乎很散,找不到这个学科的。张威教授在中国社会工作教育协会的年会上指出: 中国社会工作目前是一个教育规模发展快,实践领域很茫然,科学方面为的现状。在社会工作理论方面,不仅国内为空白,香港和台湾亦如此。没有本专业自身的理论,就不能被称为一个学科。目前中国国内的高层学者们已经开始严重关注到此点。令人遗憾的是,因为语言原因,欧洲大陆十分成熟的社会工作理论对大陆学者来说却一无所知。张威教授认为, 这种局面必须尽快打破。 张教授为川大研究生开设的社会工作理论课上,不得不自己编写教材,每个字都需要自己写。但是张教授表示,这些辛苦不会白费的,今后会体现出它的价值。

    2006年德国慕尼黑举办的世界社会工作者联合会大会上(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Social Workers, 该会为国际社会工作专业最高级别全球性大会,每四年举办一次),会议执行主席按照惯例挨个呼喊各国名字,被喊到国家的成员要起立。当喊到中国时,只有张威教授和远处的几位香港同仁起立,中国大陆没有学者参加。也就是在那次,张威教授结识了香港几个大学的社会工作专业的同行,之后受香港城市大学的罗关翠教授(也受聘于中山大学,为社会工作系系主任)之邀前往中山大学为社会工作专业研究生讲学。张威教授在德国开姆尼茨大学任教多年,也经常到瑞士,意大利等国讲学。与之前讲学不同的是,在中山大学的讲学中发现,学生们似乎对社会工作理解还停留在简单的操作层面。不象德国学生,瑞士学生那样积极地提问和发言。这从侧面也反映出社会工作专业教育领域缺失理论的现象。

    在实践领域:目前国内涌现出很多的NGO(民办非企业单位),这也包括成都的。NGO办得好,是能够解决很多社会问题,对稳定社会秩序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很多有关社会工作的NGO由于缺乏经验和专业人员,在工作的时候显得很无奈。

    其原因有几点:

    1. 整个大环境(包括社会工作专业教育)对社会工作专业认识不清,甚至出现概念不清的情况,不知道公益慈善社会工作是什么关系。不清楚到底什么是社会工作,因此求助专家的帮助,而不同的专家可能会给出截然相反的回答。很多专家自己都不清楚,社会工作专业在科学中的位置和社会工作的理论,严重缺乏系统性。这种现象体现了,一个没有自身理论的学科在进行教育之后所产生出的弊病。

    2. 不清楚社会工作该做什么。研究生在NGO实习回来的反馈大多是消极的,甚至发出这样的质问:什么时候我们的NGO不再做秀!。本来学生去机构实习应该是学习实践经验,但是学生们看到的却是另一幅场面。实质性的社会工作根本没有,而机构却想方设法地创意搞一次什么活动,活动的场面越大越好,拉上巨大的横幅,拍上几十张照片,来的人越多越好。到时候在工作成绩上就会这样写到:我们这次社会工作共服务了几百人。在整个活动中关于社会工作本身的最实质的东西却没有:这些人是带着什么问题来的? 机构是通过怎样的形式针对他们的问题工作的?最后的效果是怎样的?这样的机构存在的意义当然也是有的,但绝非真正意义上的社会工作机构。

    3.社工的能力。张威教授一再给学生们强调,有了专业知识不等于你就专业。专业的内涵分几个部分:专业知识,专业知识转化成日常知识的能力等。用金代医学家张子和的话诠释专业能力再恰当不过了:不读本草,焉知药性?专泥药性,决不识病;假饶识病,未必得法,识病得法,工中之甲。而能具备这样专业素质的社工少之又少,他们必须具备专业知识,辩证的思维,反思的能力,对人性和自我的充分了解,博学的知识,丰富的经验。每次张教授去北京或上海,都会被一些NGO“抓住,用他们的话说叫雁过拔毛。那些机构社工们似乎都会提出同一个问题:张教授,您能不能多教我们几种方法。。?从提问中就能体现出,他们还是对社会工作本身不明白。拘泥在方法上,方式过于单一,缺乏专业素质。正如卡尔.罗杰斯说:一个好的咨询员,可能一辈子都用不上一种理论或方法。这句话的含义,不是说社工不运用理论和方法,而是一种包含着万种理论的无理论式理论和方法。

    4. 受助者本身的原因。由于历史和传统原因。中国人保持着家丑不可外扬的观念,很难主动去寻求陌生人的帮助。这一现状给NGO带来了工作上的被动,一种请进来的工作方式无法展开,而只能进行走出去的工作方式。

    在研讨会上,韦东教授完全认可张威教授的看法。觉得在欧洲和中国社会工作专业合作上,最重要也是最急需解决的就是专业理论这一方面。张威教授正着手著书,韦东教授表示:您的著作出版,将是中国社会工作专业的一个里程碑。同样的的话,台湾国立台北大学的教授也曾在与张威教授的会谈中说过。研讨进行了几个小时,随后四人一起徒步前往成都市锦江区华仁社会工作发展中心

    这是张威教授刚创办的社会工作机构。在此要特别感谢成都市锦江区民政局副局长李静怡女士,在整个机构申请中得到了李静怡女士的大力支持。这充分显示了李静怡女士非常重视专业社会工作在锦江区的开展。同时要感谢成都市锦江区团委书记彭华苹女士,正当华仁社会工作发展中心需要主管单位的时候,主动接纳了华仁中心,并尽可能地提供相应的帮助。还要感谢锦江区牛市口街道办事处的李勇主任,欧萍副主任,李弢先生以及杨丽娜女士,他们得知华仁中心需要办公场地后,主动提出免费提供工作场地。这表明了政府各部门对社会工作的重视和关心,这也是华仁社会工作发展中心今后开展工作的坚实保障和后盾。

    尽管韦东教授和施雷格博士分别来自瑞典和丹麦,但是陈曦明主任依然可以用德语和他们做专业交流

张威教授在给韦东教授写华仁中心的专业工作内容

     韦东教授了解了华仁社会工作发展中心开展的工作后,激动地说:象这样具有如此高水平的专业社会工作能在成都这片土地发芽,是我始料不及的,实在是太好了。我会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瑞典朋友们,我也受很多瑞典教授的委托到成都寻求合作伙伴。我想,我此行的目的已经完全达到

    为了进一步提高华仁中心的专业水平,Prof. Dr. Wei Zhang20139月邀请了德国社会工作督导最权威的教授Prof. Dr. Beladi来成都(伯拉迪教授著的社会工作督导为德国大学社会工作专业的课程用书),在华仁中心举办为期一个月的讲学。讲学分讲座,研讨会,分组练习和现场解决的方式进行。伯拉迪教授为了充分保障信息不流失,将不用英文讲学,而用母语德语,届时由张威教授和陈曦明主任现场翻译。此后还将邀请瑞士克劳斯教授来华仁中心,克劳斯教授为世界社会工作者联合会驻日内瓦联合国代表。通过张威教授在欧洲学术界的影响力,华仁社会工作发展中心会召集欧洲大陆各国的专业人士齐聚成都锦江区。而华仁中心也会因此成为中国和欧洲大陆之间社会工作专业的桥梁。韦东教授非常高兴地支持华仁中心,并表示会为华仁中心尽一切可以尽到的力量!

    张威教授表示,华仁社会工作发展中心成立的重要意义在于几点:

    . 成立一个专业的社会工作机构的意义在于起到一个机构规范作用,给现存的和将要成立的社会工作机构做一个样板。

    .能够给广大的本科生和研究生提供真正意义上的实习基地,在这个实习基地里他们能够真正地获取经验,面对挑战,服务大众。

    .以华仁中心为基地,从事社会工作学科的理论试究。在中国这样的一个特殊转型时期,理论必须放到实践中去,得出的结果再放到实践中。。。这是一个周而复始的过程,没有这个过程,社会工作理论只能是教条。从科学的意义上来说,华仁中心就是一个理论实验室,具有重大意义。

    .我们要一改目前存在的消极现象,我们向儿童,青少年和家庭提供优质专业的服务,而这种服务是免费的。包括给学生辅导功课,给儿童,青少年和家长做专业咨询等。让广大群众看到,不是什么服务都要钱的,也不是只有富有的家庭才能享受到最优质的服务的。这个社会是友爱的,互助的,和谐的。